•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農村土地的經營方式與“三權分置”

    高圣平王天雁天昭軍 已閱10512次

    查看此書介紹或購買此書


    承包方承包土地后,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自已經營,也可以保留土地承包權,流轉其承包地的土地經營權,由他們經營。
    【典型案例】
    案例1:首術碧、郭實等與翁益志等確認合同效力糾紛案
    案情簡介:首術碧與郭義值系夫妻關系,原告郭實與郭義值系父子關
    系。被告翁益志系青山村14組村民,被告翁益志購買原告首術碧與郭義
    值位于文××鄉××組的房屋征得了村委會的同意。原告首術碧與郭
    義值于2012年12月3日在郭義楊家將其位于文××鄉××組的房屋轉
    讓給被告翁益志,并簽訂了房屋買賣合同,首術碧領取了購房款10萬元。
    同日,郭義值向村委會申請將其承包的土地、山林交回村委會,村委會將
    涉案土地、山林轉包給翁益志。郭義值于2012年12月3日在二原告不知
    情且未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將共有的位于文××鄉×x組的土地、山林交
    回村委會,村委會將涉案土地、山林轉包給翁益志。首術碧、郭實等請求
    法院判決確認山林、土地轉包合同無效
    法院認為,當事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簽訂的合同,具有法律效
    力,雙方當事人應當誠實守信。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實現所有權、承
    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穩定農戶承包權,放活土地經營權,在依法、自
    愿、有償的基礎上引導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本案實際是買房搭地,雙方
    對買賣房屋無異議。其爭議的焦點是郭義值申請將土地、山林退還村委會
    并解除原承包合同,由村委會將涉案土地、山林轉包給被告翁益志行為的
    性質。郭義值代表本戶向村委會申請將土地、山林退還村委會并解除原承
    包合同,由村委會將涉案土地、山林轉包給被告翁益志的行為其實質是土
    地經營權流轉的一種轉包方式,沒有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也沒有剝奪原
    告及郭義值在本村本組的承包權。故對原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實現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
    權分置,穩定農戶承包權,放活土地經營權,在依法、自愿、有償的基礎
    上引導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村委會將涉案土地、山林轉包給被告翁益志
    的行為其實質是土地經營權流轉的一種轉包方式,沒有違反法律禁止性規
    定,也沒有剝奪原告及郭義值在本村本組的承包權,合法有效。
    案例索引:利川市人民法院( 2017)鄂2802民初3951號民事判決書。
    案例2:張寶國與安陽市澤星農業有限公司土地租賃合同糾紛案
    案情簡介:2012年7月25日,原告張寶國與被告安陽市澤星農業有
    限公司(曾用名:安陽縣澤星商貿有限公司)簽訂土地租賃合同,當時由
    安陽縣洪河鄉上營村村委會組織村民與被告簽訂的合同。雙方經協商:張
    寶國將其位于安陽縣洪河鄉上營二組劉家地租賃給被告從事農業生產活
    動。合同約定:租賃期限為30年,從2012年6月18日起至2042年6月
    18日止,租金為每畝每年一千二百元。張寶國租給被告土地畝數為3.2畝
    每年合計為3840元。雙方還約定了租金的支付時間為每年的6月18日之
    前。除以上約定外,原、被告雙方還約定協議期間、協議期滿及違約等雙
    專的義務和責任。合同簽訂后按約定,原告將土地交付給被告使用,被
    告也按照合同約定,連續支付了四年租金給原告。但2017年6月份到被
    告給付租金的時間,被告以種種理由推脫,至今未給付原告近2年的租賃
    費。張寶國等村民四處討要均無果,訴至法院,請求法院依法解除原告與
    被告2012年7月25日簽訂的《土地租賃合同》,判令被告給付土地租賃
    費、歸還租賃原告土地,并恢復土地原狀。
    法院認為,我國農業農村生產力發展到現有階段,土地承包到戶、分
    當經營已不能適應,耕地的適度集中、規模化集約經營是當前經濟發展的
    更好選擇。但規模化集約經營者因土地租賃所取得的經營權只是一種債
    權。為防范土地出租者任意解除合同或隨意漲價,不致給承租者為提高
    土地的生產能力而在土地上的前期投人造成極大損失,國家在原有“所
    有權…‘土地承包經營權”兩權分置的基礎上規定了三權分置即“所有
    權”“土地承包權”“土地經營權”分屬不同的主體,即所有權歸集體,承
    包權歸農戶,經營權歸集約化經營者。在此基礎上,出租土地的農戶不得
    任意解除合同,除非雙方有約定或法定的解除合同的事由出現。本案中,
    原被告雙方并未就合同解除約定條件,而被告也已支付租金至本案訴訟
    前。被告的行為明示合同仍在繼續履行,不應解除,并且被告也辦理了相
    應的土地經營權證書,得到了土地所有者和政府的確認,原告要求解除合
    同并恢復土地至合同之初狀態的主張,不予支持。被告安陽市澤星農業有
    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原告張寶國租金。
    裁判要旨:為防范土地出租者任意解除合同或隨意漲價,不致給承租
    者為提高土地的生產能力而在土地上的前期投人造成極大損失,國家在原
    有“所有權”“土地承包經營權”兩權分置的基礎上規定了三權分置即“所
    有權”“土地承包權”“土地經營權”分屬不同的主體,即所有權歸集體,
    承包權歸農戶,經營權歸集約化經營者。在此基礎上,出租土地的農戶不
    得任意解除合同,除非雙方有約定或法定的解除合同的事由出現。
    案例索引:安陽縣人民法院(2018)豫0522民初4376號民事判決書。
    【法律適用】
    適用本條時應注意土地承包經營權和土地經營權的區別。依照本法,
    土地承包經營權的主體是農戶,只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才具有承包資
    格。土地經營權的主體則具有廣泛性,既可以是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也
    可以非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依照農地“三權分置”理論,承包方自己經
    營時,為土地承包經營權人,此時未設立土地經營權;土地承包經營權人
    有權通過轉讓、互換等方式流轉承包地并獲得收益。承包方可以設立土地
    經營權,由他人對承包地進行經營,此時土地承包經營權派生出土地經營
    權。土地經營權的流轉不同于土地承包經營權的互換、轉讓。承包方采用
    “轉包”“入股”等方式流轉承包地的,是以設立、流轉土地經營權的方式,
    而非“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

    摘自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2月出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條文理解與適用》,定價108元

    聲明:該書摘由本站掃描錄入,僅供介紹圖書使用,錯誤在所難免,引用時請與原書核對。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网上棋牌哪个好 彩票平台骗局 体彩排列三组三遗漏统计 新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天易棋牌信誉好不好k 股票配资论坛y贝得来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 黑龙江十一选五规则 黑龙江11选5走三级 3d组三和组六判定